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东方(岽方)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鍾爵麟看「東方」當代油畫作品

2014-08-13 09:57:41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
A-A+

  油畫,在很多人的印象中可能只有寫實主義的肖像人物畫,或者是浪漫主義的宗教、歷史題材的傳世巨作。

  其實隨着19世紀印象主義藝術的出現,藝術逐漸由表達所謂「客觀」的「美」,演變成展現藝術家「主觀」的心中情感,而隨着當代藝術理念興起,藝術無論在理念和可以運用的媒介上都有了量和質的飛躍,藝術的天地一下子寬闊起來。

  20世紀初期西方美術形成了大量流派,立體主義、表現主義、野獸派、達達主義等…進入當代又出現了後現代主義、波普藝術、極簡主義,以至是裝置藝術、行為藝術等全新的藝術表達形式。路旁的一枝朽木,以至是藝術家本身,都可以成為藝術表達的媒介。

  在這種藝術環境下,看到東方的畫作作品,不由自主便產生了悸動。油畫是具有悠久歷史的藝術媒介,而東方的畫作表達形式無疑是當代的手法。在他的畫布上,油彩擴大為綜合材質,咖啡、麻繩、紙屑、乳膠反覆磨擦和碰撞,隨他的思想和意念揮灑定形,構成了一幅幅獨特的作品。

  《中觀》

  中觀為佛教術語。以智慧觀察與抉擇,即是觀。般若經中,以智慧為觀察中道之依。

  中觀派創始人嘉祥吉藏認為,以觀察中道,作為修證的方法,即是中觀。

  當然,要是說當代風格的油畫,中外亦不乏名家。但對東方的作品產生的這種悸動,並不是單純懾服於他那豪放不羈、自由奔放的表達手法,而是在心靈的更深處,感受到作者在這種西方影響的、當代的表達手法和媒介中,蘊含着深厚的東方文化和宗教的深層次內涵。

  認識東方的朋友,無不為他對佛學,特別是對藏傳佛教的瞭解而折服,這是他作品深厚的底蘊的泉源。出生於青海的東方,從小受佛教文化的影響。在深圳工作數年,為了尋找內心的聖地,在2000年他毅然隻身騎摩托車出發,前往西藏遊歷。經歷三年艱苦的歷程,在西藏感悟到的「心」—源自於藏傳佛教的精神參悟理論,成為他生活、創作的原則。

  東方的《淨》系列油畫完美的表現了這種參悟。白色象徵雪域的純潔,當中一切物事的有形存在,都如同被雪域所同化,恰如其分展現出作者心靈深處的意境和精神價值。「在西藏的生活經歷,一路都是在不垢不淨中過來的,有污穢混亂,而『淨』的部份是那沒有喪失的自我。」

  —東方是如是說。

  《無題》

  《香港記憶》、《北京記憶》一系列的作品亦深具這種精神風格。乍看這系列的作品,啡色的主題、朦朧的霞霧,未免顯得深沉。但是畫中流水蔚藍清澈,映照一輪明月;一托蓮花緩緩沿流而下,仿佛一泉清流洗滌觀者心靈。東方就是以這樣的「心」去觀察繁囂的城市,他對物象的觀察已經超越一般的形體—不用再一一刻劃城市的景象、市民的生活、路邊的風景等等恆常的主題,表現了深厚的宗教內涵。東方自心觀之,以手描之。觀者是否能開悟,便看自己的修為了。

  《香港記憶》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东方(岽方)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